首页 廉政故事 民间故事 新故事 地名故事 纪实故事 传奇故事 如何写故事 故事百科 幽默故事 爱情故事 奇闻异事 儿童故事 当代精品故事 品牌故事 徐永革杂文 故事人
故事大全 更新时间:2012/11/18 17:45:19 阅读次数:1841 www.gushidq.net

学校

嵩山乡位于交通闭塞的山区,乡里有一所中心小学——天地中心小学,建在一个小山坡下,校舍是建于20世纪70年代初的泥木结构房。老校长朱金华在这里教了30多年的书,全乡50岁以下的人有一半是他的学生。其中,有两个学生最令他自豪,一个名叫高宝强,当了区纪委书记,另一个叫丁富贵,当了乡里主管文教的副乡长。朱校长经常这样教育他的学生:“同学们呀!你们现在要好好学习,长大了才能像高宝强、丁富贵一样当领导,可以为父老乡亲们办一些实事。”

朱校长的话成了学生们发奋读书的动力,当然也有些大人不以为然。有人跟朱校长开玩笑说:“朱老师呀,这高书记和丁副乡长虽说当了不小的官,可也没见到给我们乡里办过什么大实事呀!”朱校长听到这种话时总会笑笑说:“放心吧,真要有什么事儿呀,他俩绝对不会不管的。”

这句话还真让朱校长说着了。去年9月份,一场强台风引起了天地中心小学背后山坡的山体滑坡,泥石流将校舍的后墙冲出了好几个大洞,有一名教师和一个学生受了重伤。丁副乡长获悉后,连续十几次跑教委,跑区财政局,终于筹来了250万元钱,打算重建校舍。可招标的时候,几个工程队都不愿意接这个活,为啥?因为按图纸施工的话,这座学校的最低造价也得300万元。

为了尽快将学校建起来,丁副乡长连续两次找乡党委书记和乡长,并在党委会议上力排众议,终于得到了乡财政20万元的补助。可还有30万元的缺口怎么办?丁副乡长和朱校长同时想到了一个人,区纪委书记高宝强。

想到了路子,丁副乡长便叫上老师朱校长一起赶到了区里。高书记虽然很忙,但一听是老师来了,当即出来接待。当获悉两人的来意后,他沉思了一下说:“这样吧,我明天先向教委了解一下。放心好了,这30万元我一定想办法解决。”

高书记确实是个言出必行的人,没过几天他就给朱校长打了个电话,询问了学校的情况,然后又问了学校的银行账号,派人往账号上存了30万元。

钱凑齐了,学校也可以动工了,乡里成立了中心小学建设领导小组,由丁副乡长任组长。在选施工队的时候,丁副乡长提出由他的小舅子吴仁来承包施工,他的理由有两条:第一,吴仁有施工资质证书,质量完全可以保证;第二,吴仁也是天地中心小学的学生,他对这小学有着深厚的感情。既然丁副乡长提出了人选,条件又这么优惠,其他组员也就没有提出异议。就这样,合同签订之后,施工队就进场开始施工。

挖地基的时候,朱校长在放学后又来到了工地,想进去看看,却被一个守门人拦住了,说施工重地,谢绝参观。这下朱校长有些生气了,自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,进去看看都不行,这还讲不讲理了。那人可不买朱校长的账,死活不让进。朱校长无奈,便顺着施工围墙转了过去,当他走到北面食堂处的时候,见有一处护栏倒了,便跨了进去,恰巧就是立柱浇筑的地方。朱校长看了一眼,人都差点昏死过去。

你知道为啥?原来,工人在浇筑主柱时用的不是钢筋而是毛竹片。

这可是丧心的豆腐渣工程呀!用毛竹片代替钢筋,这五层楼的房子能牢么,这房子可是要住300多名学生的呀!

朱校长又愤怒又焦急!他拖出自行车,骑上后直奔丁副乡长家。

包工头吴仁也正在丁副乡长家,见朱校长急呼呼地赶来,打趣道:“朱老师呀,你慌里慌张的,是否着火了呀?”朱校长一见他就满肚子火气:“呸,你不要叫我老师,我也没有你这种学生。”

丁副乡长一见苗头不对,就问:“朱老师,谁惹您生这么大的气呀?”

朱校长哆嗦着手指着吴仁,“这个丧良心的东西,造学校竟用毛竹片代替钢筋,这种房子,是要出大事的。”

“什么?”丁副乡长也大吃了一惊,他铁青着脸,转头问吴仁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当着朱校长的面,你给我说清楚。”

吴仁一副烂油条的样儿:“姐夫,房子的地基都是好钢筋,就是立柱上稍微凑了几根毛竹片,质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狗屁!”朱校长气得浑身发抖,用毛竹片当钢筋,还厚颜无耻地说质量没问题。他大声吼道:“那房子必须拆掉重建,不然,我去区里找高书记告你。我就不信你无法无天。”

一提到高书记,丁副乡长一下怔在了那里,吴仁猛抽了一口烟,叹了口气对朱校长说:“朱老师,实话对你说吧,我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帮高书记一把。”

“吴仁,你……”丁副乡长急了眼儿,欲言又止。

“姐夫,你就别瞒朱老师了,他又不是外人。"吴仁说着将头转向了朱校长,“朱老师,我跟你说实话吧,用毛竹片代替钢材,其实都是为了高书记"。

“什么?”朱校长一下子懵了。

吴仁告诉朱校长:“高书记的女儿去年得了白血病,要知道,高书记可是将女儿的命看得比自己还重,妻子生女儿时难产死了,含辛茹苦将女儿拉扯到15岁,不容易呀。可这病是个无底洞呀,家里的积蓄早就花光了,今年孩子要做骨髓移植,需要30多万元,作为同学,我们想帮高书记一把,弄些钱给他女儿做骨髓移植。”

“这难道是真的么?”朱校长无助地看着丁副乡长。丁副乡长叹了口气,证实高书记的女儿确实得了白血病,他也确实需要钱!

“除了用毛竹片替代钢筋,我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吴仁一脸无辜相,坐在沙发上抽闷烟,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沉闷。

朱校长站了起来,临出门时嘶哑着声音说:“明天,我去区里找高书记。”

丁副乡长一听这话急了,他赶到朱校长的面前嘱咐说:“朱老师,明天是星期天,高书记肯定在医院。不过,毛竹片的事儿你可千万不能说。你不说,高书记不知道,以后万一出什么事,高书记也是不知情者不怪罪,大不了换个地方当领导,如果说了,性质就变化了,这样的话,他女儿就完了,高书记也完了。”

朱校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丁副乡长家的。回到家后连晚饭也忘了吃,倒在床上蒙头就睡。那一夜,他思绪万千,脑海中浮现出高书记小时候光着脚丫子、拎着毛竹罐做的饭盒上学的情景……

天蒙蒙亮的时候,他就起了床,来到了乡政府门口的公交车站,挤上了第一辆去区里的公交车。

朱校长来到医院,由于并不知道高书记的女儿住在哪个病房,便一个一个地找。终于,他从一条门缝中看见了高书记的身影,刚想进去,又看到了丁副乡长和吴仁正把一大捆钱放到了高书记面前。他呆了几秒钟,没有进去,转身回了家。

那天晚上,平时滴酒不沾的朱校长破例打开了一瓶67度的衡山老白干,几口就灌了下去。他醉得一塌糊涂,开始哭着骂人了:“你们算什么干部呀!我一直为有你们两个学生为荣,可是你们全是一群丧良心的狼崽子唷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第二天早上10点左右,朱校长才醒过来,头还在隐隐地作痛。手机突然响了,是乡里的王书记打来的,他让朱校长赶快去乡政府一趟。朱校长不敢怠慢,骑上自行车就赶到乡里。

乡政府大院内停了好几辆车,有教委的、建设局质检科的。王书记刚好从会议室里走出来,他一看到朱校长,就招呼他进去了。

高书记在会议室的主讲台上坐着,脸上显露着往日的威严,而丁副乡长则耷拉着脑袋朝南坐着。见朱校长到了,高书记清了清嗓门说:“同志们,今天我女儿感染发烧,本来我应该在医院陪女儿,可我还是来了,为什么呢?因为昨天丁副乡长和包工头吴仁给我送来了10万元钱,说是给我女儿治病的。拿着那钱,我感觉有些问题,如果要有问题的话,肯定就是新校舍的问题了,所以,我将大家找来,到现场前去检查一下。”

于是,一行人来到了工地,墙面和立柱已经被水泥粉刷得平平的,丝毫看不出破绽。建设局质检科的工作人员用一根小铁棍对着墙面轻轻一撬,只听"噗"的一声,墙面竟破了个洞,这墙砖根本不是国家标准的蜂窝砖,而是老百姓自己加工的水泥空心砖。立柱里的毛竹片也很快被查了出来,一个豆腐渣工程暴露了。那名质检科的工作人员在检查结束后心有余悸地说:“好险呀!我见过质量差的工程,但没见过这么差的。孩子们如果住进去,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障了。”

豆腐渣工程被铲平了,乡里研究决定,任命朱校长为工程质量检查小组组长,工程重新招标。同时,通报了丁副乡长违规的情况,彻底打消了朱校长心里的疑惑。

原来,吴仁的建筑公司因经营不善,亏损巨大,丁副乡长一直想拉小舅子一把。恰巧,学校要重建,他便积极地向区教委和财政局争取资金。在招标时,吴仁在丁副乡长的授意下,联络了几个小包工头,每人给了1万元的好处,统一了标底,使得工程顺利落入了吴仁的手中。朱校长发现问题后去找丁富贵,吴仁便把此事往高书记身上推,原以为朱校长肯定不会去找高书记的,哪知道朱校长执意要去,这下两人急了,便赶在朱校长前面,送了10万元想去堵高书记的嘴。

让朱校长感动的是,高书记给学校账户上存的30万元,根本就不是财政拨款,而是他女儿媛媛治病的钱。自从媛媛得病后,高书记前前后后花了20多万元的医药费。眼见家中的钱花完了,可合适的骨髓一直找不到。为了能使媛媛坚持治疗,区政府的领导瞒着高书记偷偷给他捐了一次款,共捐得了30万元。只要医院找到合适的骨髓,这笔钱就能救媛媛的命。

当区长到医院将这笔钱交到高书记手上的时候,媛媛也看到了,她是个懂事的孩子,很清楚自己治愈的希望微乎其微,但为了不让爸爸伤心,她一直与病魔抗争着,在爸爸面前,她总是装得很快乐。那天,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了天地乡中心小学被泥石流冲垮的情景,善良的媛媛哭了,她恳求高书记说:“爸爸,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,你也别浪费钱了,我求你将那笔钱捐给他们建学校吧,我在天堂会很快乐的。"高书记心如刀绞,不到最后的关头,他是不会放弃女儿的生命的,可医生告诉他,如果近段时间找不到能够与媛媛相合的骨髓,她大概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,而找到骨髓的几率大概是几千万分之一。高书记的心彻底死了,他不想看到女儿每天都受着病痛的折磨。而媛媛每天都催问:“那钱捐了吗?那些小朋友住上学校了吗?”高书记不想违背女儿的心愿,恰巧朱校长与丁富贵来找他,于是,他咬着牙将这钱捐给了天地乡中心小学。

听到这里,朱校长不禁老泪纵横,多么善良的孩子呀,多么好的纪委书记呀!自己咋就这么混呢,还冤枉了高书记。朱校长坐不住了,他擦了擦眼泪,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地去走访。

第二天,区第一人民医院门口涌入了几百号人,他们全都是来为媛媛做骨髓配型的,领头的是朱校长。高书记闻讯后赶来,看到这幅场景后,眼眶再次湿润了,他握着朱校长的手说:“老师,您这么做,不合适呀!”朱校长心疼地看着自己这个满是伤痛的学生,掷地有声地说:“高书记,人在做,天在看,我们百姓心中有杆秤呀。”

展开全部内容
发表/获奖记录:徐永革故事《一个先生两个徒》获第二届中国(浙江)廉政故事大奖赛优胜奖。
故事地址:http://www.gushidq.net/story/yigexianshenglianggetu.html
分享到:
故事排行榜
新发布故事

徐永革 | 廉政故事 | 民间故事 | 新故事 | 地名故事 | 纪实故事 | 传奇故事 | 幽默故事 | 奇闻异事 | 儿童故事 | 当代精品故事 | 故事新闻 | 故事百科 | 故事人 | 故事大全

Copyright © 2012~2020 www.gushidq.net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 网站地图  工信部ICP备案:浙ICP备13031746号
讲故事、写故事,故事转载、打赏,联系徐老师13968094610
平平 杭州网警 安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