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大全 > 新故事

养老院不接受转账

发布时间:2023-09-12 17:52:44    来源:故事大全网    阅读次数:708

故事梗概:在全国不接受转账的养老院恐怕只有康乐,这是院长的“经营绝招”。之所以坚持不接受微信和银行转账,还把交费期限定为一个月一交,就是让养老院老人们的子女最低每个月能到养老院来一次,没有时间看老人,可老人的入住费得如期交吧?这样住在康乐养老院的老人们每个月都能见到自己家里人。

A+A-

温馨提示:故事共3599字,阅读时长约14分钟。

养老院
▲养老院

有一个养老院,在收取老人入住费的时候,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账,只收现金,如果搁几年前,啥毛病没有。可是现在,都啥年头了?微信转账十三亿人有十二亿人在用,买烤地瓜都不用现金的时代,还这么呆板,这养老院的老板得脑残到啥程度?别说您不信,我刚听说时我也不信,可这事确确实实是真的,就发生在我身边。

大学毕业在省城实习了一年,实习的时候考取了公务员。被分配到家乡的民政局。报到的第二天,科长给我分派了工作,去一家民营养老院搞调研:搞清楚这家养老院为啥只收现金。科长说这个工作看似容易,其实挺挠头的,主要是这个民营养老院的老板不配合工作,我们福利科曾经派去过几个同志,可都是吃了软钉子,被怼了回来。科长说,由民政部等六家单位牵头在全国范围内搞养老服务质量大检查,养老院的财务制度是否能让入住老人及家属满意,也包括在检查的115项之内,前一段时间就有入住老人家属打电话向局里反映过。反映是反映,但毕竟不是大问题,何况民营养老院具体怎么经营,得由人家自己说了算,针对养老院,我们民政局只是管理和服务,态度不能强硬,更不能命令,所以那几个同志都没有完成任务。听科长说完,我也有些挠头,既然是这样,我恐怕……科长打断我的话儿,这活儿就得你干,你如果干不了,就再也没人能完成了!我暗自高兴,没想到自己这个黄嘴丫子没褪的毛头小子在科长眼里还挺那个的。高兴了没到两分钟,我才明白,之所以派我去,不是科长觉得我有本事,而是他们说的“老大难”是我老爸。实在没有推脱的理由,只好硬着头皮答应,不过,我和科长提了个条件,就是给我的时间要长点,只有放长线才能钓到大鱼吗?我告诉科长,老爸的秉性我知道,我这个当儿子的恐怕也很难从他嘴里“淘登”到我们需要的东西,只能靠自己慢慢地去“悟”,去“琢磨”。科长答应给我一个月的时间。我为自己的“计谋”得意,这点小事干嘛用一个月时间,假如老爸和他儿子打埋伏,我不是还有老妈吗?老妈最疼我了,她如果知道是不会不告诉我的。何况这又不是什么大事!如果从老妈那里搞不到情报,不是还有财务科会计黄姨吗?如果黄姨……还有十几名员工,他们不会不了解他们院长的意图吧!

老爸的养老院叫康乐,老爸老妈平时就住在那里,他们说离开老人晚上睡不踏实,我知道他们是记挂老人,害怕养老院晚上出啥事。我中午在单位食堂吃饭,只有晚上才能回家,一周过去了,老爸老妈也没回家一次。难得和父母见上一面,科长交给的任务咋能完成?那天晚上,我拨通了妈妈的手机,平时我有啥心里话都喜欢和妈妈说,我相信老妈是会告诉我的。

和老妈说话不用拐弯抹角,我把我的“任务”和盘托出,希望她能帮我尽快完成。我还说,目前在全国不接受转账的养老院恐怕只有康乐,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国家干部来说,实在不希望拖全国人民后腿的人是自己家人,是自己的老爸!所以让老爸说出真相,对康乐养老院也是好事!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妈竟一口回绝了,她说尽管不知道老爸为什么不接受转账,但是他知道这是老头子的“经营绝招”,压根儿不是顽固不化老脑筋。老妈叹了口气,你难道不了解他吗,他挺喜欢接受新事物的!妈妈说的没错,从有电脑那年,老爸就花高价买了一个,算起来都有二十多年网龄了!妈妈还说老头子猜到了民政局会派他回家打探消息,还说他不会让你轻松完成任务,除非你自己“悟”出来,他还说,让你转告民政局的领导,经过验证,他的“经营绝招”如果成功,他会毫无保留地说出来,现在还弄不准是成葫芦瘪葫芦,他不想没拉屎先唤狗。民政局也用不着挖空心思往外抠。

尽管我闹不准老妈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的内幕,但是我明白,老妈这道门封死了,从她嘴里是不能掏出底儿来的。

我决定按照原计划,老妈这关不过,就走下一关。晚上,我去了黄会计家。还没等我想好该怎么开口,黄会计说话了,她说她知道我是为啥来的。她说她和刘姐都不知道院长为什么说啥不接受转账。黄会计说的刘姐是我妈。一年前,就有家属提出要通过银行或者微信转账,说那样方便,省得身上带几百上千的不方便,还容易丢。可院长说啥不同意。我和刘姐也劝他,现在买碗豆腐脑都不掏现钱了,别家养老院也都时兴微信或银行转账了,这样下去,家属会嫌麻烦而重新选择养老院,势必会影响我们养老院的入住率的。院长却坚持说,谁爱接受转账谁接受,反正我们是不会接受的,现在不接受,以后也不会接受。院长最后对我们说,骑驴看唱本——走着瞧,看看谁的入住率高?黄会计说,我们都知道你爸的脾气,他不想说的话,谁也问不出来。我们就没再深问,不过从他最后那句话里,我们悟出,他不是不追求时尚,而是他的“经营绝招”。

既然黄会计这条路也走不通,我没必要再找院里的其他员工了,按说会计是院里的二把手,她都不知道的事儿,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和护理员更不可能知道了。我决定改变策略,另想办法。其实我还有一张王牌,只是没到关键时候没拿出来。我女朋友叫田甜,被分配到我们市报社,老爸老妈还不知道我和田甜的关系,让田甜出马,采访一下宋院长。谁敢保证这位未来公公不会交出实底儿。田甜可是北方传媒学院的高材生,在省报社实习的时候发表了好几篇头题文章呢!

我信心满满地坐在电脑前,我相信,田甜给我带来的一定是好消息,哪里想到田甜的好消息还没到,却接到了老妈的电话。老妈说,我设计的这个办法也没凑效,田甜不但没套出老爸所谓的经营绝招,反而暴露了身份,老爸知道了我和田甜的关系。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老爸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秘密,老妈打断了我的话,说我该好好想想怎么向老爸解释这一切吧?

时间过的真快,离约定的一个月期限还有两天了,我束手无策,头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无能,入职后第一项任务就没有完成,领导和同事们会怎么看自己。这时,电话响了,是田甜来的,她约我去她家一趟,说她妈妈想见见未来的女婿。我告诉田甜,我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,上门见丈母娘会减分的。田甜不高兴了,说我今天如果不去她家,就让我后悔一辈子,这话儿,她经常说,潜台词就是和我分手。最后通牒下了,我立刻怼了,哪还有力量抗衡,去吧!特意多买了些礼品,希望能给减分项加加分。

田甜的妈妈退休后,到夕阳红养老院做了义工,老太太很健谈,得知我父亲是康乐养老院的院长,话儿更多了,说她早就知道这个养老院,还说她们夕阳红里住的老人都要挪到康乐去!田甜的妈妈还让我回去为她走个后门,她希望能去康乐做义工。她说如果按这么走下去,夕阳红早晚会关门的。

田甜歪着头朝我使眼神,我忙打开脑洞琢磨她使眼神的意思,是嫌我话儿说多了,还是哪句话说错了?或者是让我立马答应她妈妈的请求?

见我没领会她的意思,田甜说话了,“你不是挺聪明的吗,今个咋的了?”见我还是懵懂,田甜站了起来:“我妈才说,夕阳红住的老人都要挪到康乐去,你不问为什么吗?你难道忘了,离最后期限还有两天!”

我恍然大悟,田甜是从她妈的话里听出了门道,才急三火四地把我约来。

田甜告诉我,夕阳红里的老人之所以要去康乐,不是因为康乐养老院的条件好,而是住在康乐,家属到养老院看望老人的次数多,而在夕阳红,有的两三个月去一次,有的半年才去一次,还有的一年也不朝一次面。住在养老院的老人心情都一样,最最盼望的就是家属来养老院。他们看到了最最盼望最最想念的亲人,哪怕啥话儿不说,默默地拉着老人的手坐在床边,用充满爱意的眼神对望几分钟。

田甜母亲抢过女儿的话头,“夕阳红有个半失能老人,女儿来看她,她说不是她的女儿,她根本不认识,反倒说我是她的女儿,她女儿很不高兴。原因再简单不过了,我们天天守在老人身边,她女儿几个月才来一次,老人会和她亲近?老人们还互相攀比,他们不比谁的子女官大,谁的子女有钱,让他们引以为骄傲的是谁的儿子女儿来院里的次数多。”

“这回你该明白了吧?你爸爸之所以坚持不接受微信和银行转账,还把交费期限定为一个月一交,就是让老人的子女最低每个月能到养老院来一次,没有时间看老人,可老人的入住费得如期交吧?这样住在康乐养老院的老人们每个月都能见到自己家里人。他也是老人,他知道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是孤独的,人上了岁数最害怕的就是孤独!”

“我这么没往这上想,是啊,老人们害怕孤独,这样做老人们高兴,老人们都希望住进这样的养老院,康乐的入住率当然高了!”

“爸爸不但不落伍,还新潮时尚,他告诉我,他在网上看到现在开始实行用手机扫二维码,他想让咱们为康乐养老院做个二维码,家属如果嫌弃带现金费事,可以扫二维码交费,不过,还是一个月一交!”

我闹蒙了,似乎觉得田甜刚才对老爸的称呼有些问题。“刚才你说谁新潮时尚啊?”

“哈哈,你落伍了吧,去你家的时候和他聊的投机,就暴露了身份,还改口叫了声爸爸!”

“那么说,是你出卖了我!”

“还有件大事呢!任务完成了,你得写个报告吧!昨天我去你们单位查了年度统计,康乐养老院入住率是最高的,爸爸也已经答应你把调研结果交到局里。”

“你是记者,笔头子厉害,调研报告就交给你啦!”

“嗯,我是他的儿媳妇,好好写写这养老行业的怪事和未来公公这个怪人!”

(作者:宋利民)

阅读更多精彩
故事下载:养老院不接受转账.pdf
分享链接:http://www.gushidq.net/story/bujieshouzhuanzhang.html
相关内容
  • 县长的摊位

    县长的摊位

    水滨大街是文明县城的一块招牌。康伯在水滨大街推着三轮车叫卖祖传秘方的甜酒,车子上挂着“县长……

  • 老闺蜜的“误会”

    老闺蜜的“误会”

    同住舒乐小区的李大妈和王大妈是一对好朋友、“老闺蜜”。最近,李大妈到医院检查配药不用付钱了……

  • 记仇的狗

    记仇的狗

    乡协管队队长李大毛开着装有手推车的皮卡车,和村主任一起找到老阿婶。村主任对她说:“阿婶,你……

  • 你一半我一半

    你一半我一半

    张阿婆说着,飞快地将那张假币对折了一下,“嘶啦”一声,假币被撕成了两个半张,将其中的半张递……

热门内容
最新发布

Copyright © 2024  www.gushidq.net  故事大全网   版权所有“小故事,大道理!”   联系邮箱:gushidq@qq.com   Sitemap

国家工信部备案:浙ICP备13031746号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讲故事、写故事、故事征文/评选+V:gushidq

百度 360网站安全检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