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廉政故事 民间故事 新故事 地名故事 纪实故事 传奇故事 如何写故事 故事百科 幽默故事 爱情故事 奇闻异事 儿童故事 当代精品故事 品牌故事 徐永革杂文 故事人
故事大全 更新时间:2014/7/28 11:38:44 阅读次数:427 www.gushidq.net
摘要:东村的退休教师张阿毛检查出来生癌了,医生让他回家该吃就吃该睡就睡。意思就是他余下的时间不多了。这消息传到了西村李找才的耳朵里,开始还没在意,没想到隔了几天,他的脖子上也长出了一个大瘤,这下把他吓了一大跳,那个张阿毛也是脖子上长了个瘤,难道……他不敢往下想了,赶去区医院切片化验,医生做了切片告诉他,化验要送省里的肿瘤医院,你等几天来拿结果好了……小宝想不通了,他一直认为有钱能办成所有的事,自己有钱,怎么连那么简单是事都办不成了呢?

东村的退休教师张阿毛检查出来生癌了,医生让他回家该吃就吃该睡就睡。意思就是他余下的时间不多了。

这消息传到了西村李找才的耳朵里,开始还没在意,没想到隔了几天,他的脖子上也长出了一个大瘤,这下把他吓了一大跳,那个张阿毛也是脖子上长了个瘤,难道……他不敢往下想了,赶去区医院切片化验,医生做了切片告诉他,化验要送省里的肿瘤医院,你等几天来拿结果好了。

疑心病很重的李找才忐忑地回到了家里,总感觉自己得的是癌症,和张阿毛一样来日不多了。他打开电视解闷,看到的竟然是一个隆重的出殡场面,他想想自己以前拼了命赚钱,现在有钱了无福消受,快“走”了,也不知道走了会是什么场面?他越想越伤心,最后竟掉下了几滴老泪。

刚好小宝回家,见父亲在掉泪,就关切地问他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。李找才对他说:“儿子呀!这几年呀,老爸吃也吃过用也用过了,现在身体这个样子,也没什么遗憾了,不过,我还有一个心愿没了,这个心愿实现不了,估计我死都不会瞑目的。”

小宝虽然是个土豪,对父亲还是比较孝顺的,他说:“爸爸,你有什么心愿你说,我有的是钱,一定帮你办好。”

李找才说:“儿子呀!我的心愿不大,但比较难办。”

小宝一听这话心里一咯噔,爸爸年轻时有点风流,老妈又走了多年,难道是他在临走前想……小宝不敢往下想了,又不敢问出口,还好,父亲接下来说出来的心愿让他松了口气。李有才说“我呀,就想看看自己的葬礼有多少风光,有多少人送我上山,多少人在我坟前鞠躬,这样,我死就瞑目了。”

一听老爸是这心事,小宝放心了,他胸口一拍:“老爸,这个简单,明天我们先将葬礼演习一遍,让你自己看看自己的葬礼。”

这主意一出,李找才开心了,对呀!先演习一下,感受一下自己走后的氛围也蛮好的。他对儿子说:“你要弄就快点,要是弄晚了,我怕是等不到那天了。”

小宝胸口一拍:“老爸,你放心,我有的是钞票,这种小事明天就可以办,保证让你满意。”说着,当即打了个电话给镇里的军乐队和厨师,还请了二个乡村歌手,明天来家中搞葬礼演习。

电话打完,李找才还是不放心,“光有乐队和歌手有什么用,我是想看看送我上山的队伍有多大。”

小宝说:“老爸这还不简单,我现在就通知全村的人,明天都来送你上山,来的人每人发一百元钱,有钱还怕他们不来。”

现在有手机,也不用挨家挨户去跑,打个电话就行,可小宝约了几个朋友急着要去KTV,他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在自己厂子里干活的阿二,让他帮着挨家挨户打电话通知,阿二嗯嗯啊啊地说:“小宝老板,那么多电话要我打,这电话费很贵的。”小宝不耐烦地回了句,“明天到财务处去领100元的电话费补贴”。说完挂了电话,开着车去KTV了。

军乐队和乡村歌手只要有钱自然不会推辞,第二天一早,小宝从厂子里叫来了几个工人,在家里布起了灵堂,他让人将父亲的大照片挂到墙上,搬来一只太师椅子放在下面,然后叫父亲坐在椅子上,等待村里人上门吃活丧酒。

办活丧,村里人没听说过,接到电话的存里人陆续赶来看稀奇,小宝挨个交代;先给父亲鞠个躬,中饭白吃,下午将父亲送上山,让父亲站在坟前,大家再给父亲鞠个躬,这仪式算完成了,参加的人每人发一百元钞票。就这么走一下就可以白吃一顿中饭还可以拿一百元钞票,村里人都觉得划算,都答应小宝下午送老人上山。

演习进行的非常顺利,军乐队乐声悲壮,歌手歌声嘹亮,李找才端坐在遗像下的太师椅上,乐呵呵地接受着大家的鞠躬,吃中饭时,他端了一杯饮料,挨桌去敬酒,嘴里乐呵呵地说着;“吃好,喝好。”

中饭吃好,上山了,军乐队一路吹吹打打,上百人拥着身穿寿衣的李找才上山,李找才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精神也好了不少,沿途还不停地和人开玩笑。

很快就到了山上,墓前已经站好了二个发钱的人儿,面前放着厚厚的几叠百元大钞。李找才在小宝的搀扶下在墓前站好,一个一个地开始接受众人的鞠躬。

李找才陶醉在这中众星拱月的氛围中,眼见没几个人了,有个声音从队伍中传来;快点快点,意思一下就可以,刚才村长托人带了口信,老张伯早上摔了一跤,送到医院后已经走了,老张伯家是真丧,这里是假伤,意思一下就可以了,别人都拿了钱去给老张伯买花圈了,我们也要赶紧去,不然连花圈都给他们买光了。

什么?该死的张阿毛真的死了呀,那他不是没看到我这风光的葬礼么,更气人的是,这帮人竟然拿了我家的钱去给他送花圈。李找才忙想阻止最后的几个人拿钱,可已经晚了,那几个人拿了钱飞似地下山了,仅剩下了小宝和二个发钱的人儿,李找才心里一急瘫了下去,再也没有站起来……

李找才的尸体弄下山后,也没费多****烦,因为家里的灵堂是现成的,尸体刚挺好,就有人送来李有才的化验报告,结果显示;李找才的肿瘤是良性的。

出丧的时间和张阿毛相同,那天,小宝想了切父亲的心愿,让全村人都送父亲上山,当时他答应给送父亲的人每人100元,没人答应,后来增加到200元,还是没人答应,最后出到300元,还是没人,小宝想不通了,别人告诉他,张阿毛教了50多年的书,全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他的学生,这次他走了,大家都要送自己的老师走上最后一程。

了解了情况的小宝想不通了,他一直认为有钱能办成所有的事,自己有钱,怎么连那么简单是事都办不成了呢?

展开全部内容
故事地址:http://www.gushidq.net/story/fengguangzangli.html
分享到:
故事排行榜
新发布故事

徐永革 | 廉政故事 | 民间故事 | 新故事 | 地名故事 | 纪实故事 | 传奇故事 | 幽默故事 | 奇闻异事 | 儿童故事 | 当代精品故事 | 故事新闻 | 故事百科 | 故事人 | 故事大全

Copyright © 2012~2020 www.gushidq.net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 网站地图  工信部ICP备案:浙ICP备13031746号
讲故事、写故事,故事转载、打赏,联系徐老师13968094610
平平 杭州网警 安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