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廉政故事 民间故事 新故事 地名故事 纪实故事 传奇故事 如何写故事 故事百科 幽默故事 爱情故事 奇闻异事 儿童故事 当代精品故事 品牌故事 徐永革杂文 故事人
故事大全 更新时间:2012/12/27 2:02:44 阅读次数:979 www.gushidq.net

杭州海创园美景

杭州市郊有个双千年的古镇,为了鼓励海外学子回国创业,当地政府拿出了近千亩的土地,耗资10亿,建设海创园,为了让工程顺利完工,政府选派了蒋民任主任,李天杭任副主任,张一林任处长,组成海创园建设管委会,主要负责工程的发包和质量监督。下设规划处,招商处,产业处,征迁处,这下,管委会变的人来人往……

一、同学的面子抵不过阴井盖

那一日,张一林处长刚上班,办公室就走进了自己的老同学魏德民,张处长一见到自己的老同学可开心了,要知道,张处长是四川人,大学毕业后来到这里的建设局规划处当了名小科员,当时是人生地不熟,幸亏有这个老同学每天晚上来陪他解闷,还把自己的远房表妹玲玲介绍给了张处长,现在,张处长和玲玲还有了个漂亮的女儿,你想想,就凭这点关系,两人的关系能不铁么?

魏德民落座就说明了来意,原来,魏德民的老婆是一家生产阴井盖的企业的业务员,她获悉海创园建设需要大量的阴井盖。就让他来和张一林打个招呼。

张一林一听魏德民是来帮他老婆推销阴井盖的,为难地说:“老同学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们这里的工程都是统一发包给施工方的,采购阴井盖是施工方的事,我们无权干涉的。”

魏德民一听可不高兴了,“一林,谁不知道施工方的工程是从你们这里包去的呀;你跟施工方打个招呼,别说我的价格和别人一样,就算高出百分之三十,他们又谁会说呀。”

张一林想了想说:“老同学呀,我看是不是这样,你将阴井盖的说明材料送到施工方那里去,由他们选择用不用,我这儿实在不好插手,要一插手,以后的事还真不好办了,你总不会让你的老同学在这事儿上栽跟斗吧。”

魏德民笑笑说:“老同学,我推销的可是阴井盖,就算我来包工程,你也要帮忙的吧,再说了,我可没让你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,怎么就会让你栽跟斗了呢?”

张一林叹了口气说:“德民呀,你不知道,我们这个管委会涉及的事太杂,如质量监管,安全监管等等,每天都要和施工方协调,有时候意见不统一还要和他们据理力争,你想,我如果帮你打了这个电话,以后的工作可怎么开展呀。”

魏德民见自己认为十拿九稳的事儿要黄,便起身说:“老同学,就这几个阴井盖,你就别给我上岗上线了,难道我这老同学的面子,还抵不上那几个阴井盖?”说着,一脸的失落,转了个身走了。

张一林见老同学那副失落的模样,心里一阵难过,他知道,自己的这个老同学这些年确实不容易,父亲患癌症化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孩子上学,房子按揭,夫妻两都快喘不过气来了,自己如果能帮他们往施工方打一个电话,仅仅是一个电话而已,他们的家境就会宽松很多。可是,自己要是打了这个电话,以后会发生什么自己还真不敢确定。那么大的工程,要真出了什么差错,可怎么向组织上交代呀。正纠结着,老婆玲玲打来了电话,说傍晚下班后别回家吃饭了,今天是他们结婚10周年纪念日,全家人去金色田野好好地搓一顿庆祝一下。张一林手头正忙着其他事,也就没当回事嗯嗯阿阿地应付了几声。

傍晚时,张一林又到工地上转了转,玲玲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说再不去金色田野,她就将包厢退了,要吃饭,你自己回家烧。张一林见工地上也确实没什么事了,便开车去了金色田野。

谁知,他刚跨进包厢,就见到魏德民夫妇也坐在里面。张一林明白了,这顿饭恐怕没那么好吃了,玲玲肯定是魏德民夫妇请来当说客的,目的还是那些阴井盖。

果然,刚动筷不久,魏德民的话题又转到了阴井盖上。可张一林的态度还是和白天一样,这下玲玲火了,说:“一林,你别自以为是了,以前德民哥一家那么照顾我们,现在就求你打一个电话难道就那么难吗?”

张一林说:“玲玲,这不是一个电话的问题,这关系到我怎么开展工作的问题,我希望工作上的事你别来插嘴好不好。”

这句话可将玲玲惹恼了,“好哇张一林,我可告诉你,德民哥可是我的娘家人,你不帮他们,就是不帮我的娘家人,我和你没完……”

这下魏德民夫妇可坐不住了,连忙起身劝架。“算了算了,玲玲,一林不帮肯定有他不帮的难处,你就不要难为他了。”说着,两夫妇站起身告辞走了。

等魏德民夫妇一走,玲玲竟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“一林,我刚才骂你的模样是不是很凶呀”

“你呀”,张一林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妻子,“你这样一弄,德民夫妇可是连饭都没吃饱呢。”

“谁让他们让你为难呀,我和德民哥一起长大,他的脾气我很了解,凡是我一闹,他准跑,那么多年了,他的脾气一点都没变,嘻嘻。”

张一林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说:“玲玲,难为你了,这样吧,明天你把我家的存款都拿出来,看看德民哥一家有什么要帮忙的。”

玲玲点了点头,张一林换了种口气,开心地说:“玲玲,今天是我们结婚10周年的纪念日,那么多好菜,可别浪费了,来,我们自己好好庆祝一下。”

玲玲是笑的仰前俯后,她用手一指张一林的额头,“你呀,天天工作工作,连结婚纪念日都忘了呀,我们的纪念日呀,是下个月的今天。”

二、外国货 国产货

海创园电梯招标,网上公示后,各地供货商蜂拥而至,谁都想抢这块政府的肥肉。

那一日,管委会主任蒋民办公室来了位不速之客,此人大约30岁左右,最主要的,这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,那双眼镜水汪汪地,估计朝公狗瞄一眼,连那公狗都得耷拉下尾巴躺在地上流口水。

那女人一落座,就甜甜地叫了声“蒋主任”,然后说明来来意,递上了名片。原来,这女人名叫谢小红,是一名电梯经销商,她所经销的电梯名叫“奥利斯”,是个中外合资的企业,也就是因为这“奥利斯”有件洋外衣,所以在内地十分畅销。

蒋民仔细地看完了资料后告诉谢小红,这次电梯招标需要公开竞争,管委会欢迎所有的电梯供应商前来参与。说完,将资料放进了档案袋。谢小红一听这话是媚眼一瞄,声音柔得来酥掉骨头“蒋主任,我们奥利斯可是国际知名的品牌产品,安全性能好,保修期长,这是国内产品无法比的,你看看,这次采购电梯,是不是优先考虑呀”,说话间,谢小红还明里暗里透出;私下约个时间谈谈。谁都知道,这私下谈谈意味着什么,哈哈哈哈。

谢小红刚走,办公室又来了个背着个行李包的年轻人,他胆怯地敲了敲门,轻声轻气地问“您好,请问,我来推销电梯,需要找谁呀”

蒋民抬头朝那人一看,见那年轻人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,便招呼说,你来推销电梯,资料带来了么?

那年轻人一见有人搭理他了,一下子来了兴致,他走到蒋民的面前,从行李包里摸出一大叠的资料放在了蒋民的面前,说:“老总,我们的电梯安全性能好,价格便宜,如果你们有需要,请你考虑一下我们”。

望着这个连说话都有点结巴的年轻人,蒋民知道这是个刚涉足社会的雏儿,要是换成其他推销的老油条,蒋民都会很客气地找个借口请他们离开。但今天他看着这个眼睛里透露着清澈单纯的年轻人,他无论如何也开不了这个口。

蒋民拿过年轻人的资料,仔细地看了起来……

那年轻人名叫马亿,大学刚毕业,应聘到省内“升华”电梯当业务员,今天是他上班第三个月,也就是说,这个月结束,如果马亿还跑不到 定单,那么,他的第一次职场生涯将宣告结束。

马亿并没有过多地纠缠,不知是出于胆怯还是考虑到对方很忙不忍心打扰,就打了个招呼走了……

马亿一走,蒋民看着面前那一堆电梯生产厂家的资料陷入了沉思,一会儿,他打了个电话给李天杭,让他通知张一民及其他几个部门负责人下午13点开个碰头会。

就在管委会开会的时候,奥利斯的谢小红也没闲着,对于海创园的这份定单,她志在必得,因为她觉得,凭着她的美貌和公关手段,加上“奥利斯”是个洋品牌,拿下海创园的定单是完全没问题的。所以,她将海创园的情况向老板汇报了下,并申请了一笔公关费用,决定采取行动了。

下午15点左右,谢小红给蒋民打了个电话,“喂,蒋主任呀,我是小红,就是那个奥利斯的小红,今天我想请你吃个晚饭,就我们2个人,你有空吗?”她还把“就我们2个人”这句话声音拖的老长,因为她知道,这句话对于男人来说,诱惑力是不言而喻的。

按照谢小红的逻辑,她那甜甜柔柔的声音一发出,男人的骨头基本酥光,是没办法拒绝她的。没想到,电话那头的蒋民竟然回绝她说;今天是他老婆的生日,实在没空。

谢小红一听就知道这是蒋民的推脱之词,她知道,政府官员也是普通人,也有七情六欲,这要自己工作做到家,就不怕蒋民不上钩。所以,她想了想就决定,既然明请不行,那就暗请。

什么叫暗请呢?其实很简单,就是假装在别人吃饭或其他适当的时候偶然遇到,然后替他们买买单,让对方在不知不觉中欠下你的人情。主意一定,谢小红开着车又来到了管委会,停好车后,见边上有个保安,便上前问“师傅,蒋主任今天在不在呀?”那保安很热情,回答说:“应该在吧,他的车停着呀。”谢小红又假装不经意地问了句;“那辆车是他的呀,我怎么没见到呀。”保安朝一辆广本指了指;“喏,那辆就是。”谢小红朝那车瞄了眼,便记住了那车牌“o778”。

谢小红记住了号码后,开着车来到了三叉口,这地方是蒋民回家的必经之路,等一下她要跟着蒋民的车,看看他到底去了那里,然后借机会套一套“交情”。可是,处心积虑的田小红并没有等到蒋民,她怎么也没想到,蒋民开完会后,接到了一个电话,说工地上有一给施工队因为脚手架钢管不够,中间夹着竹子,存在安全隐患。所以,蒋民就叫了李天杭和张一林开车去现场检查,因为就三个人,所以就开了李天杭的车。到工地后,蒋民抬着头仔细地观察着搭建好的脚手架,为了看得清楚些,他的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,没想到就滑到了刚开挖的游泳池里了,把衣服裤子都打湿了,所以,李天杭就将蒋民直接送回了家。这才让谢小红扑了个空。

谢小红并不死心,这些年她在这里也积累了一定的人脉,所以他一连打了几个电话托人,可人家一听是蒋民,都婉言拒绝,说其他事都好办,但找蒋民不行,这家伙六亲不认油盐不进,弄的不好反而适得其反。

就在谢小红绞尽脑汁的时候,总部负责人给她来了个电话,说管委会已经派人到他们那里了解了一下电梯的性能,价格,维护等情况。负责人还在电话里将谢小红狠狠地表扬了一下,说她工作能力强,等这单子做成了,除了她能拿到高额的佣金外,职位也可以往上提一提了。

这个电话就像给谢小红打了针鸡血,一下子信心十足了。有空没空的,她都会打个电话问一下蒋民有没有时间,有的话两人单独吃个饭聊聊,在谢小红的心里,是没有男人能够逃过她的柔情的,蒋民也不例外,要不然,蒋民也不会平白无故地派人到她公司去了解电梯的性能的。

就这样过了半个月,管委会录用的电梯供应商公布了,让谢小红意想不到的是;管委会最终选出的供应商是在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的“升华”电梯。

谢小红这下想不通了,她忍不住又跑到了管委会,她要问个清楚,自己到底什么地方没做到位,自己的洋品牌怎么会输给了那个毫不起眼的国产货。

蒋民不在办公室,谢小红又跑到了李天杭的办公室了解情况,李天杭刚好有空,便说出了为什么选用“升华”的原因。

原来,那天蒋民见有那么多人来找他推销电梯,便召开了会议,他明确提出,物品采购要了解产品的性能,还要巡价,对电梯的采购,必须安全性能第一,价格第二。并派了人对报名的10几家电梯生产厂家进行了巡价和性能的了解,奥利斯电梯虽说是国外品牌,但这是合资企业,各项性能都和升华相同,而且,升华的维护时间还比奥利斯长2年,价格也低百分之二十,所以,管委会最终选择了国产品牌升华电梯。

在谢小红出门的时候,李天杭意味深长地对谢小红说:“谢小姐呀,奥利斯品牌其实还是不错的,可你到处求人打电话,这事都传到蒋主任的耳里了,你的营销手段在其他地方我相信你行,但在我们管委会,是万万不行的”。

三、就算丢了乌纱帽,也要先停工

区里打响了“百日攻坚”战,海创园的游泳池工程也在其例,蒋民也向区领导立下了军令状,他完全有信心将游泳池工程按期完成。

谁知,就在工程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时,一个意外出现了……

那日,蒋民正在办公室看图纸,张一林给他打电话说:工地上挖土机挖出了几块汉砖,他怀疑是不是挖到古墓了。蒋民一听大吃一惊,他立刻吩咐张一林,让挖土机停止施工,保护现场。然后开车直奔工地。

现场已经有了一个游泳池的雏形,张一林正蹲在地上仔细地看着那几块破砖。他见蒋民到了,站起身,将砖递给了蒋民说,“蒋主任,这几块砖形状和汉砖相似,但我不是学考古的,也不敢确认,所以让你来看看。”

蒋民看了看那几块厚实的砖头,问张一林,“这工地开工之前不是找文保局来勘探过吗?怎么会有古墓呢?”

张一林解释说;这游泳池原来设计上是没有的,是后来合同变更后新添的,这片土地原来是一家房产公司在5年前收购的,当时并没有文物勘探这个程序,因为这里是个三角区,他们并没有对这里进行建设,这地也荒废了,而我们征用后,施工区域都重新进行了勘探,可这挖出古砖的地方,恰巧是施工地与房产公司的分界线上,也可能是勘查时将这里漏了。本来是打算在这里挖个地基建个隔离带,现在出现了古砖,怎么办?

就在这时,包工头跑了过来,对蒋民说:“蒋主任,依我看,就这几块破砖,你就当不知道,这样,工期就能如期完工,你要知道,这可是“百日攻坚”工程,一停工的话,我的损失可就大了,你的仕途也会受影响。”

蒋民眼睛睁的老大,他朝包工头盯了一眼,说:“立刻停工,向文保局汇报,让他们派人前来重新勘探”

这下,包工头急眼了,“蒋主任,如果这样停工,那‘百日攻坚’就无法完成,到时候,你的政绩可就全完了。”

蒋民再次看了看包工头,说:“如果这下面真的是古墓,就算丢了乌纱帽,也必须停工”。说着,他摸出了电话打给了文管局的局长。

二个小时后,文物勘探人员来到了现场,经勘探;这几块古砖确实是汉砖,不过是散砖,也就是说,这几块砖是房产开发施工时,由推土机推到这儿的。

虚惊一场,工程如期竣工,“百日会战”取得了圆满的顺利。事后,蒋民经常在会上强调;我们搞工程建设,除了要认真负责廉洁之外,还要多学习其他知识,决不能让文物毁在我们的手里,否则,就算工程做的再好,也会成为千古罪人。”

四、智退薪闹

那一日,李天杭和张一林刚到工地,耳边就传来了一阵吵闹声,走过去一看,只见一大帮人堵在3号工地上,不让施工车进场,一打听才知道原委。

原来,3号工地建地下室时,承包方招了一批工人,当时就说好干一天多少钱,由于工程时间紧,承包方要求工人加班加点,可并没说好加一个班多少钱,工程完工后双方结算工资时出入也就显的比较大了。双方虽然协商过几次,可加班的工人多,人多嘴杂,思想也不统一,协商了几次都没结果。这批工人里有个叫阿彪的,他召集了一批社会上的闲散人员,组成了“薪闹”,打出了“还我血汗钱”的口号,要价也不断上涨,他们堵车撒泼阻扰施工,弄的承包方老板都快上吊了。

了解了事情原委的李天杭知道和这帮“薪闹”是讲不清道理的,他找到阿彪,对他说;“阿彪,你们帮人干活要工资天经地义,但这样闹解决不了问题,我看是不是这样,你和老板去我办公室,我做娘舅,帮你把事情办好,你看怎么样?”

那阿彪想想也对,自己是求财不是求气,既然有人出头了,就借驴下坡,弄钱要紧,所以就点头同意了。李天杭又叫来了施工方的老板,让他俩坐自己的车去管委会解决事情。

到了管委会后,李天杭给他俩泡了杯茶,然后让他俩先沟通一下,自己去趟卫生间。就在去卫生间的时候,李天杭偷偷地给张一林发了个短信。协调工作做的相当困难,阿彪一口咬定施工方要补给他们30个工人和材料费共计30万元,而按施工方的算法,最多也只能给10万元,一下子,协调陷入了僵局。

再说张一林,他接到李天杭的短信后,偷偷地用手机拍了几个照片,然后假装看热闹的人儿闲逛了一下,他看到有个衣服光鲜喉咙咣响的人儿在那里扇阴风点鬼火,就假装讨好地凑了上去,“老哥,你今天叫了多少人呀?”

那人警惕地朝张一林看看,张一林故作神秘地说:“老哥,是这样,阿彪昨天说我叫来的人每天付80元钱,还不管饭,可我刚才我听人说他们是100的,还管饭,所以我问问,可千万别让阿彪这小子给耍了。”

那人一听是火冒三丈,“好你个阿彪癞子,算计人都算计到老子头上了,这给别人100还管饭,给我才80,看我怎么收拾他?”

张一林心里暗喜,他故意补了句:“阿彪也不容易,他和我说,这事办下来,他也只能拿几千元钱。”

“狗屁”,那人彻底火了“这阿彪癞子还以为我不知道呀,这个工程安实际算法,他才能拿10万零一点钱,他就是看中了施工方没合同这点漏洞,要人家30万,叫我们来出头,还要扣我们工资,这事,我跟他没完。”

听到这里,张一林的目的达到了,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说了句“你别做美梦了,你以为别人都是傻瓜,凭你们这些人来闹一下就能拿到钱,难道真没王法了么?”

那人一听张一林的口气不对,一下子感到自己上当了,他疑惑地问“你是?”

“我呀,是管委会的张一林。”

那人一听整个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“上当了,我们一直以为你们这些管委会的人都是些吃饭不管事的酒囊饭袋,没想到,你们还有这一手,服了,真服了”说着,他手一挥,带着他的那些薪闹走了。剩下的薪闹也不是傻瓜,一见闹的最凶的都撤了,知道要出事,也都一下子溜之大吉了。

等这些人一走光,张一林才开车直奔管委会。管委会离工地并不远,开车也就3----5分钟的时间,张一林到办公室的时候,阿彪还在和施工方老板争论不休,双方各折一词剑拔弩张,各不相让。做为老娘舅的调解人李天杭安坐在一边喝茶,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模样。阿彪忍不住了,吼道“李主任,你说过帮我把这事调解好的,现在你坐在边上一屁不放,这算怎么回事呀?”

李天杭还是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,“不急不急,你们先谈,等谈出头绪了,我就给你们调解”。

“狗屁,你把我骗到这里来,是想看我们吵架呀。”阿彪骂着,站起身想走。就在这时,张一林推门走了进来,他朝着李天杭点了点头。李天杭心里有底了,站起来说:“阿彪,你是不是真心诚意地请我做娘舅呀?”

“那当然,要不是真心诚意请你当娘舅,我跟你来这里干什么呀?”阿彪说。

“那好,我就说了”

“你说,我们都听你的”阿彪和施工方老板同时回答。

“好,痛快”李天杭拍了下大腿,转了个身对张一林说:“张处长,你把东西拿出来,让他们先听听”

张一林答应了声,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,按了下按钮,只听手机里传出了张一林和刚才那个薪闹的对话声……

声音还没放完,阿彪的头都快钻到桌子底下了。终于,阿彪冒出了句“李主任,求求你别放了,你说,这事怎么处理吧?”

李天杭拿过了施工方的预算单看了看说:“按你们实际的工资和材料费算,应该是10万2千500元,施工方工资和材料费没及时发给你们,罚他们500元,他们实际付给你10万3000元,你有意见吗?”

阿彪一听急了,“李主任,那我叫了那么多人来闹,他们的工资怎么办?”

“你呀!”李天杭一听这话是哭笑不得“你这样做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,这工资的事呀,你自己解决,如果不同意,我们把这录音交给派出所,让他们来处理”

一听要交给派出所处理,阿彪连忙说:“我自己处理我自己处理,只要他们把那13万的钱给我就好了。”

施工方对这个处理结果也很满意,这件事也平稳地过去了,说也奇怪,自从这件事后,工地上再也没有出现过“薪闹”的事儿。

尾声

海创园的工程已经接近尾声了,区统计局、审计局、纪委联合对海创园的工程进行审计,无一例违规,纪委还对管委会的领导进行了满意度的调查,结果满意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。以上的小故事虽说事情并不大,但切真实地发生过,我想:从这些小故事中,足以彰显出那些工作在基层的党员干部那廉洁自律,无私奉献的优秀品德了。

美丽的海创园

展开全部内容
故事地址:http://www.gushidq.net/story/haichuangyuandegushi.html
分享到:
故事排行榜
新发布故事

徐永革 | 廉政故事 | 民间故事 | 新故事 | 地名故事 | 纪实故事 | 传奇故事 | 幽默故事 | 奇闻异事 | 儿童故事 | 当代精品故事 | 故事新闻 | 故事百科 | 故事人 | 故事大全

Copyright © 2012~2020 www.gushidq.net 故事大全 版权所有  网站地图  工信部ICP备案:浙ICP备13031746号
讲故事、写故事,故事转载、打赏,联系徐老师13968094610
平平 杭州网警 安安